hijiki

Be careful! You are not in wonderland.

你看天上不也是一片荒原

rpf    

ooc


01

那日会议后毛不易突然对廖俊涛说想带他回趟泰来。廖俊涛答应了。

缘由本也不用问。

刚结束的会议上公司高层终于做出了暂时“舍弃”廖俊涛的决定。双方经纪人就差撕扯着头发打架了,两位当事人倒是事不关己般坐在一旁安静看着。等那边吵完,尘埃落定,廖俊涛看着身边人握上自己的手,突然有点想笑。

于是他也笑着回握住。


02

去泰来的最后一段路两人选择了大巴,一上车便窝在最后的角落里,车上人稀稀落落,或补觉或望着暗沉的窗外满怀心事。廖俊涛将目光从窗外变得愈发萧瑟的景色中转回来,对上毛不易温柔又朦胧的双眼。

“你困就睡会儿吧,靠在我肩膀上。”

毛不易刚刚结束了他打仗一样的跨年行程。

在廖俊涛身边时他总是放松又开心的,同时也更懵懵一些,毛不易自信可以将自己交付给他。

于是他轻声应了,抬眼环顾下四周,干脆直接趴下在那人腿上。廖俊涛连忙将敞开的大衣下摆掀起,怕扣子硌疼他。说来好笑,这衣服还是毛不易买来送他的,当时他还对着价签咂舌,说毛老师真是变有钱了,被直接用吻堵住。只是这大衣后来闹的有些不愉快,这次出来,要不是毛不易坚持,他说什么是不愿再穿。

不过眼下倒是方便。他将下摆盖过毛不易的上身,在衣物下温柔地顺着他的头发,不一会儿便听到均匀的呼吸声传来。于是廖俊涛也放松靠上椅背,打算小憩一下。


03

朋友常调侃他们是甜腻的热恋期情侣,爱意怎么都藏不住。只有他俩知道走到这一步有多难。箭头倒从来都是双向的 ,只是毛不易等廖俊涛那最后一步,一等就是一年半。

那天飞机坏了,毛不易在驶向锡切斯的大巴上吃着不知什么滋味的速食便当身心俱疲,他知道自己能拥有这趟行程是为什么,那日经纪人将资料递给他时神色有些躲闪,他没跟廖俊涛提过,但他知道他懂。走之前毛不易有些忐忑,他总觉得这一走,他怕是要失去廖俊涛了。他们之间该做的早做了个干净,但毛不易明白他从来没能完整得到过那人的心,他有些累了,有些不想…再坚持下去。

巴士上信号不好,断断续续也刷不开什么东西,他反反复复听那首尚未发表的主题曲,感觉自己的心在那浪涛声中被带到好远好远,他不知这份期许何时能真正靠岸。

司机调暗了车内灯光,毛不易放下早已凉透的餐食盒,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打算小睡。耳机中微信提示音却在这时响起,一条四个字的信息飞跃近九千公里安安稳稳降落在他亮起的手机屏幕上。

-我好想你

毛不易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毛不易强作镇定,算了下时差,回过去一句。

-在写歌吗?

等待突然变得漫长且不可忍受。输入中的提示让他即安心又焦躁。

-没有。就是想你了,

 阿毛什么时候回家


「家。」


-周三。可能早上四五点落地。

-啊…

 在干什么?

-大巴上,飞机坏了。plan B哈哈。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了好久,没人提最初那四个字。

那是廖俊涛第一次对毛不易表达想念。毛不易不敢想这句话后面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在这段感情中看似如狼似虎,却偏偏在这最后一步停下了。也是有些赌气吧,想拿自己这99步,去赌廖俊涛那最后一步。

太久了。

久到他都要承认自己输了。


-毛不易。我说我想你了。

廖俊涛看出了他的躲闪,生生将话题扯回来摆在两人眼前。


「我在走这最后一步,你看好,我来接你了。」


似乎见他太久没有回复,那边干脆请求了语音通话。

毛不易在瞬间接起。听到那端有些急切却异常坚定的声音,

“阿毛,我想念你,我想你了,好想好想好想,你别把心丢掉好吗?带回来吧,我会好好接住它……我们…我…”

电波不解风情。

但毛不易却笑着流下了泪。

他确信他靠岸了,他确信他们终于握住了彼此的手。

-好。


04

“我爱你。”

是那日事后廖俊涛说出口的第一句话。

他似乎要得有点狠了,那情话中竟带了些哑。毛不易低下头去亲吻他的喉结,一路落上眼睑,又去吹他的耳朵,惹得身下人笑着攘他。

久违的晨光中相遇,虽然几小时后毛不易要赶去大学出通告,还是一丝一毫没能破坏他好心情。


05

怎么可能一帆风顺呢。

毛不易在高空惊醒,突然恍惚不知身在何处。眼前是一片云海荒原,他却只觉如临万丈深渊。


高处吗?


他强迫自己不去乱想,算了算到达时间让自己开心些。


06

墓碑就是想象中墓碑的样子,那个廖俊涛听了无数遍的名字在另一个涂了红油漆的名字旁刻着,毛不易的名字孤零零在左下角。

廖俊涛有些拘谨站在碑前,快要及肩的长发没了帽子的束缚在泰来零下二十几度的寒风中凌乱。太阳倒是好,只是没了温度。

他突然生出自己是个罪人的念头,只是还没等他多想,便被紧紧握上来的手打断了思绪。他看向握住自己的男人,两厘米的身高差,他从没感觉像现在这样大。

“妈。我现在,能顾好自己了。”

说完便哭了起来。

廖俊涛这一刻的第一想法居然是怕他泪水结冰,便急忙抬手去拭他的泪。余光在这时扫到碑上那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女人微笑着看向他,一股温柔突然涌上心头,廖俊涛便也笑了。他转而抱紧毛不易,

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抱好。


07

两人也许知道回京后该面对些什么,也许不知道。

那天晚上廖俊涛的经纪人传来冷冰冰的邮件,交代他哪些工作被中止。

同时发来一个挺好的消息,她终于还是替他保住了一张专辑,也许ep。廖俊涛已经很开心了,他笑着翻了个身给毛不易看这条微信。说是“啊!我的孩子们!”

毛不易扔掉他的手机,翻身欺上,将他双手牢牢固定住,吻下去,再用力揉进自己怀里。

他看不得他受委屈,更看不得他怕他看他受委屈而强作开心。

只能将他紧紧抱住,又一遍一遍地贯穿。

廖俊涛喜欢看毛不易情事中的脸,像只熟透的蜜桃,总惹得他又痛又忍不住去爱。

“你照顾好自己前程。我会照顾好自己。”廖俊涛说到。

毛不易叹了口气,将额头抵了下廖俊涛的又抬起,双手紧紧捂住那人的耳朵,望进他的眼睛,


“我会保护好你。”

评论(21)

热度(70)